任了个瑞白

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建模选手而已呀。


道友我们有缘再做兄弟噢。

天下x天下 东皇太一*枭雄x北冥书生

东皇太一【皮肤枭雄】x书生

似乎从很早的时候开始,大荒流传着一个神秘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完成的任务——那就是陪书生数一天有多少个鲲从北边的断桥上飞过。这个任务看似简单,但是书生却从未给出一个正确答案,无论天选者怎么选择。都不可能得到正确答案,当然也没有人知道所谓的正确答案。

那么书生为什么会每天每天站在那个地方看鲲飞过呢?

一切的开始要从很早以前说起,那个时候书生还不是书生,而是一个毛小子。整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,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熊孩子了!这位熊孩子从南到北一路闹腾过来,当太阳的光辉躲藏在云端的时候。黄昏降临在了大荒,金色的阳光洒在每一寸土地上的时候,这位熊孩子可算是安静了下来,坐在北冥的一处地方休息,欣赏着美景。

当这位熊孩子起身想回家的时候,从北边呼啸而来的是一只鲲,一只无比巨大的鲲,熊孩子当然不知道这个是鲲。看得入迷了就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,伸手想触摸这个飞在空中的鲲。

鲲虽然看起来近在咫尺,实际上与这位熊孩子隔着非常远的距离,熊孩子一脚踏空,从那边的台子上掉下去了。可以说是千钧一发,小家伙的胳膊一个巨大的手掌给抓着,小家伙看着下面空荡荡的断崖整个人恍惚了好久好久,被这位好心人拉上台子开看见他的容貌。

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显得金灿灿的像是熊孩子他妈做的南瓜饼。不苟言笑的表情就像是刻在脸上那样,凑的非常近的距离瞪着这位看起来要跳崖的熊孩子上,一神一人大眼瞪小眼瞪了有好一会,熊孩子憋不住气先开口了。

“你……!你别拉我了,我可没想跳崖!”

‘凡人,如果没有拉着你,现在就已经是北冥新的孤魂了。’

东皇强有力的气场成功的吓哭了这个熊孩子,一边哭还一边又蹦又跳的想脱离东皇的束缚,哪有那么容易就让这个小家伙走?哭闹到自己站不住再一次跌下去那可就真成北冥孤魂了。

于是东皇想了主意,既然是必须要找到这个小孩子【接到委托的任务】那就干脆一点拎着他回去得了,省的在北冥闹的鸡犬不宁。

而东皇一路上像是拎着小鸡崽子一样拎着这个哭闹的小孩子,一路送到村民李大娘的手里。【可以说是辛苦你了呢东皇太一】哭闹的小孩终于是不哭了,哭声堪比以前东皇还没有成为枭雄的时候与玉玑子的那场大战。

东皇已经很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而大娘却迟迟不肯让东皇走,“既然是天选者的意愿,那不如教一教他识字读书可好?”东皇没有办法,一切全凭天选者的意思,经管东皇已经双脚向着门口挪去,装作在听大娘说话实际上是为了表达自己离开不惜代价。

而天选者恰恰好好忘记了东皇。【??】结果就是在东皇的淫威之下小熊孩子安安分分的读书写字,而每到熊孩子不愿意写字读书的时候,大娘总是用说你再不读书东皇太一就要来盯着你了。

在书生的儿时,东皇太一成了梦魇一样的存在,这样的情况在书生心里持续了很久很久……而书生也因为东皇太一而发愤图强,认真努力的读书。

在许多年后,书生年迈的母亲,也就是李大娘。她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下午,拎着菜篮子出门买菜。临走前仅仅是对书生说了一句会很快回来,而到了夜幕降临,书生从学识的海洋里抬起头来,发觉母亲还未回家……左等右等等不到人的书生,决定自己出门去找母亲。

可能是觉得母亲年迈腿脚不好,也有可能是因为菜场换地方而迷路……书生的脑子被一团乱麻塞着。出门,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,他最终在村子里东奔西跑,找了一次又一次才意识到这有可能是与母亲的永别。

他彻底失去希望,倒卖了书、房子、尽可能的把东西换成钱,四处游走漂泊在大荒的四方,为了保证自己的积蓄不会花光,保证自己的下一顿饭能不能有着落,他去各大地方的书院做抄手给别人抄书,给当地的村民代写信。

日复一日书生也学了不少的东西,练得一手好字。

而在这漫漫无期的生活之中他想到了儿时的情景:大鲲还有那时救他的东皇太一。

“鲲随时都可以启程去看,而人是一别千万年。”

书生最终决定做完最后一笔能去北冥的资金之后,就去北冥北边的观台看鲲。当他来到北冥,看着前方飞过的一个个大鲲,尽管此刻的书生已经是20多岁的青年,脸上却带着同龄人没有的艰辛和不易。


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……诶,你别拉我,我没想跳!”

书生看着面前的鲲出神,回过头去对拉着他胳膊的人解释着,等到书生回过神来看着他身后的人。一头金发随着动作一晃一晃,稍稍比自己搞了一些的个子。赤色的长衣与金色的装饰……


"……噢!哦!!东!!皇太!!一!!”

书生曾经也想过自己与东皇再次见面应该怎么表达,但是最终都没有在东皇面前展露出来,书生当即脱下自己背上厚重的行囊,冲上前去对着东皇就是一个拥抱——扎扎实实的拥抱。

东皇看他那么热情也没有拒绝,顺理成章的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放下,拥吻       拥抱结束之后一人一神坐在台子上,一起谈论着关于这几年的陈年往事,东皇太一成功蜕变成枭雄的事情也还是瞒不过这位书生。


他们从中午一起谈论到了深夜,没有倦意,也不觉得累。双方都觉得自己在某些时候与对方合得来……

……或许这就是友情吧。


 
标签: 东皇太一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4)
热度(3)
©任了个瑞白 | Powered by LOFTER